自以为是的人啊,总是那么的不合时世。

该走了,停下来太久了。

我得离那些名的字母缩写中有“x”“y”的人远点啊……她们造成的真的都是精神攻击啊……特别是“xy”的,真的是应避之如蛇蝎的存在啊……

语言应该服务于剧情。剧情应该服务于故事。

文字里透露出来的,真的是人品吗?既然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,那文章呢?不同的人从文字中看到的作者是同一个作者吗?字里行间的,真的是作者吗?我想,作家下笔的时候,已经被“不可言之”取代了。何谓亲笔,不过是代笔罢了。

也许,真的有赤城的作家写出赤城的文章呢。我想,那文章一定不是文字组成的。哪怕此刻那人垂死。

哪来绝对,绝对也是一种相对。

每天逼我起床的,不是勤奋,不是梦想,是尿意。

《龙王的生活》,一部番,轻改。没看过原著轻小说直接看动漫改编了,貌似有那么点可惜。花了将近一天的时间看完了呢,呼。所以我也是个想要得到龙王头衔的少年啊?哈?

别好了疤忘了疼啊。有些事情坚持不下来还不如不做呢,浪费感情浪费钱的时候还浪费时间。浪费真是一个羞辱性很强的一个词呢。

想了好多次,做了一次。

小子再看?再写?试试= =

无病呻吟是一种病,但只有自己可以听到的呻吟,何尝不是在自我救赎。

你了解的我,不是我。

在鄙夷中思索。

在鄙夷自己的道路上愈行愈远。

啊哈哈,让我这个老顽固用一下网络新奇词语吧。这几年的我,对于女生似乎总是有点在不自觉的代入了舔狗这个身份啊。难道真的是因为单身太久的缘故?虽然现实中对于女生会尴尬地不想说话,但是网络上居然真的有点,舔狗般的说话方式了?是对爱情的向往促使我这样子说话的么。想来是因为我看不见对面那位的脸和身材,以及她现实中的一些所作所为的缘故罢。互联网真是太可怕了。冰冷屏幕下的欲望被放大的人儿哟。所以我是否需要远离互联网?我觉得太有必要了。可现在要每天打卡健康码啊,可寒假作业还要在网络上提交啊。我知道了,我还是需要互联网的。但是这不代表我可以一整天的沉浸在互联网当中啊,是啊。我应该关掉路由器,目前的唯一用到电脑的地方只有编程,目前的编程用不到互联网。是啊!我找到了一条大概可行的出路了。这是我这几年,希望是最后一次,向旧的桎梏发出的进攻。我需要换个笼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