矫情的认为,敲下的这些文字,是矫情的。
花了约莫一小时的时间捣鼓了下博客,成果算是令我欣慰吧。之前的博客成功“复刻”出来了,在某个还剩3天就要过期的域名上再现了。因之前做这些事却失败了,而有些闷闷不乐。因为我想要保存下来这些文章,虽然,可能都是一些糟粕。但是无论如何,这些文字,终究是我的文字。是因我而生的。这些文字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就是某一个时期的我的缩影。我想要将他们收藏起来,放在小小的无人问津的一隅,静候灰尘落满其上,而后岁月回首,轻轻吹掉那些灰尘。
言归正传。其实我一直就想写这篇不知所云的文章了。这几个星期,我其实做出了很大改变。似乎到了高中,每星期我都有不同的变化,而且这变化总是令以前的我难以想象的。如上上个星期(约莫如此),星期三上午第五节体育课之际,我在跑步的时候跑得太快来不及减速,以致在即将碰到墙的时候用手抵住了,而后左手肿了挺大一块与手腕关节处,右手则是翻转之际阵阵疼痛。隔了一天后,左手依旧是一动便疼痛难耐,右手也是不可大幅度动作。因此我第二次在学校请假了。(第一次是某个星期天的下午,请假出去买晚饭。那是班内众多同学亦如此。然,我其实有点晚饭的,只是想出去吃,馋嘴罢)是中午请的假。说来也是有趣,请假的时候找任课老师,那时是第五节课,还是体育课,但体育老师不在。于是我便去找班主任,亦不在。无奈之下,去了政教处,想找老师签字,两位年轻女老师让我打电话给班主任,说她们没有权利签字。一笑,与班主任说明缘由,令我去找数学或化学老师请假即可,她外出出差了。二笑,颇有些赧颜的找了想来是不记得我姓甚名甚的数学老师,再次说明缘由,好在期间没有波折,顺利拿到了签名。等了约莫一个时辰,家长便带我去了医院。哈,人生地不熟,我就读高中所在之地我未曾来过,故不知几百米处便是医院……噫!
那是我第一次清醒着去拍片,如果不算儿童时期,极其模糊的的那次似乎是胸腔骨的x光的话。那次的印象实在模糊,依稀记得我被抱在怀中,眼前是一个白褂大夫拿着个片。忘了忘了。总之,这次去医院我其实是有些兴奋的。心情也是有些复杂,既想手稍微严重点而可以……似乎不可以做什么?(不可能回家休养,不可能放弃在学校学习的啊,既如此我是图何呢?)又想手没啥事。拍完片后,等了约莫十几分钟,便拿到了一张报告单,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种片。没去管其他,看了看报告单,大致内容是“左手正常,无明显骨折现象。”而后在医生那边,看到了我的手在x光下的样子。骨头挺好看的,瘦骨嶙峋呵。
花了几十买了药贴,一直到了现在,左手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莫要作死情况下,已无疼痛之感。右手亦如此。
再言上星期之事。买了个竹笛,网上买的f调的。而后竟是兴起,报了从小到大的第一个兴趣班,是在文化馆附近的一个老师的竹笛班。二千六一学期。差不多,两百元一节课罢,一节课约莫四十分钟罢。上星期天上了第一节课,去时下着小雨,心情颇为紧张。到了那边后,发现于我一起上课的还有三人。年龄比我小了大概……六七岁?噫!我一个高一学生,跟三个小学生一起上一节竹笛课。真是令我哭笑不得。不过细想,其实对我也是挺有好处的。至少我没有了尴尬,没有了同龄人之间的种种可能会产生的攀比猜忌隔阂。孩童总是令我觉得美好的。那是我已经无法再拥有的样子。哈。
其实,最打击人的并不是我与他们一起上课。最尴尬的是他们已经开始吹一个个曲子片段了,我还在如何吹响笛子这件事情上挣扎着。一节课,四十分钟,一直在往外吹气的我,想想也是够有趣的了。吹了十几分钟,头脑是真的有些昏沉,真怕突然昏了过去。不过所幸并未发生,以及所幸在最后我学会了如何吹响,但,仅是吹响。况且还并不是特别熟练。
2021年4月2日22:44:48。
睡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