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是将处于青春期的懵懂小少年的各种心态展现的淋漓尽致。
在放洗澡水的时间里,继续写一些让以后的我笑一笑的文字吧。
一个不注意,就跨了过去。
初中,特别是初二初三那段时间的我,真的很沉默。可以证明这个的,大概是这么一个例子:一个同学在课后跟我一个补习班,补习班因为都是陌生人?还是其他什么缘故,我就会莫名的放飞自我,很活泼,像。。。虚拟网络上的我。然后那位同学有些科目是跟我一起上的,老师知道后曾经笑问那位同学:“他(指我)平常在学校里是不是也经常这样啊?”那时候课上的我很肆无忌惮,很皮。同学的回答是“没有,他跟变了个人一样,我都不认识他了,他在学校里都不说话的,平常下课什么的都很安静,他真的很少说话的。”
大概就是这样,然后到了高中,我又莫名变得话多了起来……就像我刚入初中的时候一样。我大概知道为什么,以及这种心态的转变。陌生人啊,我总是会放飞自我,因为他们对先前的我总是毫无所知,就如我对他们充满新鲜感,充满好奇,同学之间每个人对比对方来说都是新奇的。所以我高一上学期其实我话真的挺多,以及我也真的挺皮的。而后导致了我又陷入了情情爱爱当中。当然,并不是谈恋爱,每次想到谈恋爱就有种罪恶感,一个是自卑,但是这个应该不是主要因素罢。主要是我太在乎自己了。。。对自己百般折磨,总是在遵守那条条框框。当然,还要一个原因,我要求太高了。。。在高中里我看到了挺多我觉得好看的女生,我真的有那么一瞬间幻想,但是紧接着,因为我很闲,所以我觉得她们挺好看,然后我就会去慢慢的观察她们。结果也是挺不出我所料的,我总是会对她们的所作所为,她们的言语,而渐渐知晓:嗯,我产生了错觉。哈哈,当然了,她们也不一定看得上我来着,哈哈,我先入为主,从自己这方面来说了。因为自己对自己的压抑的缘故,所以我的要求就莫名的愈加高了,总有点癞蛤蟆吃天鹅肉的感觉。当然了,她们也是天鹅,她们也很好,只是我这个癞蛤蟆很有自知之明,以及明白我对她们并没有“食欲”。额,其实对她们,现在想想我大概觉得,我对她们有的只是一种,男性对于女性的美的那种,性欲?就是她们的颜值使我本能的产生了一些不太好的想法?
想到了一个印象尤深的问题:

男性更看重女性的身材、脸蛋,还是思想?

  脸蛋和身材决定了我是否想去了解她的思想。

  思想决定了我是否会一票否决掉她的脸蛋和身材。

洗完澡了,所以继续说说吧。有时间可以长篇大论了,虽然,我现在还饿着肚子,下午一点起床的我,粒米未进。我总是在做着一件事的时候忙着做完然后去做下一件事,所以愈加急躁。导致了我现在的事做不好,要做的事也搞砸了。说到底,自身的缘故。一是没有那个一心二用的能力,二是没有那个专心致志的能力。在两条都可以走的道路上,我选择了第三条。
言归正传。
因为互联网的存在,当得知对方是个妹子的时候,是异性的时候,她在我的心中已经开始“美化”了。极有可能是看小说的缘故,导致我总是沉浸在幻想当中。我会下意识的觉得对方是个颜值在线,身材在线,思想应该也很有趣的姑娘。然后我就会开始我的几乎可以当做“舔狗”的答话方式。有时候想想挺悲哀的。呜呼哀哉!
但是这个悲哀,我是笑着想到的。虽然我什么都没有得到。。。虽然我没有得到我想要的。
所以我在想,这玩意儿掰开了说,说的简单点,是不是就是:我好色。
大概只有三个字可以解释清楚的事情。我困扰了三年。
我好色,现实中因为我可以看到每一个妹子的外貌,我可以有时间去观察她们的所作所为,她们的一些处事态度,所以我很容易打消掉我的许多想法。而在网络上,因为互联网的存在,与我对话的那位,我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去猜测。哪怕是猜测了,我也会往我想要她如何的方面猜测。更何况,谁说性别是女的就一定是女的呢?指不定跟我聊天的还是位男性,哈?毕竟现在的聊天方式实在是令我有点惊悚的。大概是封建思想作祟罢。男性的千娇百媚,女性的野蛮无羁,实在是令我太“大吃一惊”了。
我会从对方的文字中推测对方是个怎样的人,但是因为文字是冰冷的,所以我的推测终究还是掺杂了太多我的主观想法。也正是如此,文字反到成了一个阻碍。然后我开始语音,任我巧舌如簧,也不能改变一个事实:我产生的,是错觉。
我太高估我自己了。我并不想说别人,因为我抨击的都是我要求的,对方并不需要按照我的想法来活。只是我的缘故,单纯的我的缘故罢了。也正是如此,我总是会陷入一种很有趣的自责心态。我会觉得说自己太差劲了,我需要变得优秀,然后在现实中总会遇到的,将希望寄托在虚幻的网络上,总以为能遇到一个令我欣喜万分,让我能够对其说许多言语的人。哈,大概就是知己罢。很明显,我并没有遇到,抑或着说,我遇到了,但我并没有把握住。我实在是太随缘了,当然,也可以说我实在是太懦弱了。有许多言语我不曾想过,也不曾说出,我对自己的在一些很有趣的方面的要求实在是太有趣了。不知是说这要求太高了,还是说这要求太低了,若是在中间,则又是我不想的了。有些话,总是要对有些人说的。
我已经没有思路了,全篇文章下来,蓦然觉得自己太感性了。我没有按照逻辑,按照事理,来一步步深入,深挖下去。我似乎总是在蜻蜓点水,就犹如在打水漂。
我还想说点什么,但想想,该说的其实已经说了。困扰我的问题开始不再那么一团乱麻,我已经开始解这个结了。
以上。